装了个修,居然还治好了选择困难症!

最近在装修房子,积累了一些装修经验,虽然整个过程遇到了很多意外,也有一些不太满意的地方。不过,看着房子一点一点变成自己想要的样子,还是蛮有成就感的。

因为是精装房,出厂自带的配置在用料方面自然不会太优秀。不过为了环保(省钱),硬装方面是尽量不动的,而且小户型似乎也没太多改动的空间。所以剩下的装修也就是门窗、家具、家电方面的设计与选购问题。

其中,家具的设计与摆设是最为棘手的部分,考虑到空间利用率和灵活性,我将其分为两部分 —— 动态和静态的。动态部分采用宜家的单体家具,既简洁又环保。主要用在客厅和餐厅的设计上,一来可以满足现在的需求(在家可以肆无忌惮地看书),二来没有固定的家具,以后有了家庭成员、有了新的需求之后就可以很灵活地重新布置。

静态部分则采用定制家具方案。由于小户型的三个房间面积都不大,为了提供更多功能和收纳空间,采用了较多静态设计(就是说安装好了之后就动不了了)。例如,主卧的飘窗做成了一个大桌子,这样既能很好地利用窗户采光,又节省了额外摆放书桌的位置。

同样,次卧也采用静态设计,飘窗延伸出来做成榻榻米,然后与书桌、衣柜连成一体,虽然除了椅子之外其余部分都无法移动,不过胜在能有效利用空间。留出了更多活动空间,不至于显得太压抑。

而最小的一个房间暂时被用作工作室了,是我在家办公、写代码、做硬件和瞎折腾的主要场所。因为是阳光房,光线超好,所以装了百叶窗让它显得更像是工作场所。而动静结合的设计方案,也保留了以后改成了卧室的可能性。

看起来挺有趣的,不过在整个设计、安装过程却出现了不少意外。一方面是因为我在装修方面是个小白,另一方面是“对不齐”定律在作怪。“对不齐”定律是我自己想出来的,说的就是无论怎么精确测量,最后都是对不齐的

例如在定制家具领域,一个完整的流程是“测量尺寸 -> 出设计图纸 -> 拆单 -> 生产 -> 现场安装 -> 交付客户”,除非花很多钱请设计师从头跟到尾,否则每个流程都是分割开来的,而各个环节的误差也随之累加,最后的累积误差视厂家情况而有所不同。有的喜欢冗余设计,就会多预留几公分,由现场安装工程师进行裁切;有的喜欢填补设计,少预留几公分,以防塞不进去,空出来的间隙再额外填补上。

当然这也不能一概而论,因为不同的家具、不同设计的工艺是有差别的,在定制家具行业也会根据经验来选择冗余设计还是填补设计。另外一个影响因素则是成本,主要出现在“拆单”环节。简单来说就是,怎么样在一块大的板材上合理地切割出所需的零部件,使得产生的废弃边角料最少?因此最后的累积误差其实是未知的。那如果不考虑成本,以及所有环节都精确控制呢?答案还是“对不齐”,因为安装现场的地面、墙面、门框、窗框等等都有可能是不平的或有倾斜的。除非在测量尺寸时保证对现场进行完整的建模,在生产时确保精度加工。显然,考虑时间、成本、加工精度等因素,这几乎不可能实现,“对不齐”定律将会长期存在。

反观我们的人生,好像也是这样,无论怎么精确规划,落实的时候也难免出现意外,最后的结果也是“对不齐”的。可能这里多一点,可能那里少一点,就是很难达到预计的完美状态。这对于像我这样的完美主义者(别人说的)和选择困难症患者来说,是相当难受的一件事,因为人生就是由一个个选择串联起来的啊。

不过,这种情况在装修完房子之后有所好转,而起到“疗效”的恰恰是那把发现“对不齐”定律的卷尺。简单来说,要治疗选择困难症,需要随身带一把“尺子”。随时测量,以便将所有的选择划分为三大类 —— 高风险、低风险、无风险,在做决定的时候采用不同的策略应对。

首先来看无风险的选择,它们通常是我们每天都要面对的生活细节,可是却永远没有正确答案,甚至很快就会忘记。例如,晚餐吃什么?周末加班还是看电影?窗帘选择什么色彩搭配?… 其实都不会造成什么后果的,最多就是爽不爽的问题而已。所以面对这类选择,完全可以听从内心的第一感觉,或者听天由命。实在不行,就将选项精简为两种,然后通过抛硬币来帮你做决定,不要徘徊不前。

接着是低风险的选择,这些决定会有后果,但后果并不严重。我这次装修过程中的大部分选择都可以归为此类,比如定制家具的材料选择、家具的设计与布局、家电的品牌和型号选择等等。其实这些选项的结果大多是可以接受的,无非就是价格、视觉体验、使用便捷性、后续维护性方面的差别,哪怕做错决定了,也可以更换或者忍一下。如果还是难以选择,可以再玩一次“听天由命”,但我还是想要认真思考一番,因为毕竟还是存在风险。所以面对低风险选项,更推荐听“人”由命。可以先设下一些基本标准,然后请他人提出建议,并听从这些建议。

例如我在选择空调的时候,我把健康、低碳环保作为首要标准,把价格、智能家居作为次要标准。假设同一功率的各个品牌的空调机的隐含碳成本相同(也就是在生产时的碳排放是一样的),那么显然我应该选择匹数合适的、一级能耗的、无风感的变频空调。不过,这里还有一个陷阱,就是碳效率是否更高。也就是说,这台空调的质量是否足够好?在质保期内的平均维修次数是多少?超出质保期后还能延长工作多久?简单来说,硬件的使用寿命越长,碳效率就越高。经过一番研究与计算、咨询厂商客服,同时考虑价格等次要因素之后,我再作出决定就不难了。

最后是高风险的选择。实际上,整个装修过程的选择我都划分为“无风险”和“低风险”了,而恰恰“在哪里买房”是一个高风险的决定。我也承认这个决定做得并不够好,虽然无法重新选择,不过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依然值得反思。因为以后还会面对许多高风险的选项,例如“选择哪份工作”、“选择哪个赛道”、“选择哪个合作伙伴”、“选择哪种生活方式”等等。

正是因为风险高,所以我们必定想做出正确决定。首先,你可以先凭直觉选出一个最佳选项,然后将其他选项与该最佳选择进行逐一比较,从两个选项中选出一个并淘汰另一个。具体操作可以采用我之前介绍的 WADM 加权平均决策矩阵 方法。

注意:在运用此方法时,不要让已被淘汰的选项再次出现!如果你不停地“复活”淘汰选项,你将陷入纠结之中。重复刚才的步骤直到你得出最终选择,如果你遵循这一流程,你通常能靠自己做出选择,除非你遇到的情况相当罕见或者缺乏经验(比如结婚)。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不妨建立一个可靠的、值得信赖的讨论小组,就此话题向你提供指导意见。

随身带把尺子,面对选择时先度量一下,一步步拆解下来,选择困难症就能得到治愈,人生也变得简单多了。

人生虽然难以预料,但不代表我们就要随风飘摇。哪怕结果永远都“对不齐”,我们也要认真对待每一次有风险的选择。努力不一定成功,尝试也可能失败,但起码我们的心是“对齐”的,不负韶华,不留遗憾。

时间过得好快,看回四年前写的《旅行青蛙》其实在讲环保故事,心情居然还是一样一样的。不同的是,今年冬天来得特别早,而我也有了属于自己的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