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平淡无奇的周末

为了体验不同的生活,周五晚上参加了一场万晓利的 LiveHouse 演出。事实上,在报名之前,我甚至都不知道万晓利是谁。好像我那低调的生活里,从来没有出现过民谣音乐一样。而我对音乐的理解也只有好听和不好听的区别,正如我对生活的理解一样肤浅。

虽然我不太懂音乐,不过还是可以看懂歌词,带着一股浓郁的孤独气息。现场的男男女女虽然在跟着音乐的律动而摆动,但大部分也都是孤独的。对于内心富足的人而言,孤独其实没有什么不好的,只是有时候需要一个像 LiveHouse 的场景,让向内和向外的心得以融合。

演出结束之后,佳贝带我去了酒吧。我很少去酒吧,但佳贝不一样,她可能是我印象中第一个说“喝酒找她”的女孩。不过,虽然她很喜欢喝酒,但她和我一样,是个好孩子。或者说,习惯了假装成好孩子。好孩子也好,坏孩子也罢,都无法逃离工作、婚姻、理想这些庸俗的话题。

其实我也不懂酒,只是一口下肚更容易吐露心声。听着佳贝讲述她和男朋友之间的爱情故事,竟有点似曾相识,年轻时候的我也带着许多相似的观点,也有着那样般的浪漫主义色彩,又或者我的并不是浪漫,只是无知者的纯粹罢了。

以前,我觉得我也可以不结婚,不生小孩,过着自由浪漫的生活。许多年以后,我终于承认了,我其实没那么强大,我是不完整的。我确实需要一个家,或者“家的感觉”,这种肤浅的结婚理由,总免不了一顿嘲讽。

这还不算什么,毕竟每个想结婚的人,都在拼命地想一个结婚的理由。更多的嘲讽,是我那对伴侣的那一串长长的需求列表,她们说我找的不是对象,而是找队友、保姆、秘书、情人…… 被吐槽多了,我自然也划掉了许多条目,只留下了两条 —— 相似的生活方式,以及聊得来。

年纪大了就特别喜欢聊天,我以前是能自己处理就不麻烦别人的人,现在开始喜欢找点小事麻烦别人,顺便聊聊天,看看不一样的生活。所以周六去 Echo 的朋友家做客,Echo 和她男朋友在市区租了一栋老房子,一楼留出一块叫做“朋友家”的小空间,方便朋友过来聊天。

我过去的时候,刚好邻居家的大金毛也在“朋友家”做客,大金毛也是个乖宝宝,很快就跟我玩耍起来了,抱着我舔了又舔,原来“舔狗”是这样的哈。

Echo 最近在看社会心理学和婚姻制度的书,我向她请教了一些问题。为什么现在那么多单身男女青年不愿意结婚,两个成长经历不同的人如何找到一致的生活方式,我们如何在现有的婚姻制度下过上幸福的生活?这些问题,好像有答案,又没有答案,好像很简单,又很复杂。

自我意识的觉醒之后,“妥协”好像变成了一件很难的事情。不像以前,男人和女人结婚、组建家庭,一个主外,一个主内,刚刚好。而现在,大家都能学习、工作、赚钱、追逐梦想…… 谁先为家庭做出妥协,好像就成了被动的一方,影响以后的家庭地位。自我意识和大局意识是相辅相成的,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在两者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比如说,自我意识里那个“内在的我”是坏孩子,而大局意识里那个“外在的我”是好孩子,而平衡点就是 LiveHouse 和酒吧。诚然,每个人都有他与自己的相处之道,对我而言,我希望自己是一个有弹性的人。

不知道是不是学过社会心理学的原因,Echo 和佳贝都是善于反思和自省的人,在感情中也特别坦率,愿意沟通。我开始相信“沟通能解决大部分问题”这个观点,无论是职场上还是感情上。不同的是,感情上的沟通更强调平等,平等地交流,建立适合双方的沟通机制相当重要。不过,说这些就显得很不浪漫。

午饭过后,我就准备回家了。随着列车远离都市,内心也变得简单纯粹了。我想我应该学着放下,比如不要抱着结婚的目的找对象,而是用心感受爱情的美好,活在当下。我想我应该学会课题分离,做好自己的事,剩下的交给沟通。有些人喜欢“不确定性”,有些不喜欢“不确定性”,我就是后者,而这种“不确定性”会带来焦虑感,促使我用“确定的方法”去消除这种难以忍耐的“不确定性”。

还是简单点好,我为什么要把稀松平常的日常生活搞得像战场一样?把找伴侣搞得像找战友一样?感情和职场的区别真的很大,找工作可以很直白地谈条件,而找伴侣谈条件就很不浪漫;换工作的理由如果是想追求更好的发展、想换个城市、想做更喜欢的项目、想得到更多成长等等,会显得很有雄心壮志且合理,但如果是分手的理由则显得相当自私且不浪漫。工作上要看着需求来实现效果,感情上却要看着效果来调整需求。

问题还没想明白,又发生了意外 —— 在路边捡到一只受伤的小橘猫。

我以前也救助过小猫,不过一直下不了决心养一只猫,照顾它一辈子,毕竟我是特别怕麻烦和不确定性的一个人。不过,这次我却认真地考虑要不要领养它。一来它受伤了,在马路边上随时可能会被碾成一坨肉饼;二来我的独居生活似乎也可以接受一只小动物的陪伴。

所以我决定先把它带回家。可我知道,对于养猫或者动物救助这件事情,我一直有个心结。如果我是个爱护动物的好孩子,为什么我还能接受自己吃肉?为什么有些动物是宠物,有些动物却是食物?这种有差别的爱,让我感到矛盾,觉得自己很虚伪。这才是我从来不养小动物的真正原因,不养,不救助,在这件事情上我就是一个坏孩子,起码不会有内心的煎熬。

但是我还是领养了小橘猫,所以我决定正式转素。我希望我对生活的爱,对世界的爱,对自然的爱,是无差别的爱。

人总是习惯为过去发生的事情找个合理的解释,以此来减轻内心的痛苦。


万晓利「呼吸2021」LiveHouse 巡演(广州站)30分钟现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