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土地到餐桌的变革——“新农人”变形记

石嫣这本《从土地到餐桌的变革》详细记录了她在美国地升农场实习的经历和心理变化,让读者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读完以后似乎自己也拥有了一段这样奇妙的生命旅程。不禁让我想起《冰与火之歌》里的一句话“读书人的生命有一千次,不读书的人只有一次生命。”

新农人石嫣

石嫣,中国人民大学博士,清华大学博士后,国际社区支持农业联盟 URGENCI 副主席。2008年,她以公派留学生身份前往美国明尼苏达州地升农场“洋插队”,是国内第一位公费去美国务农的学生。回国后决定投身有机农业,创办了中国第一个 CSA 项目“小毛驴市民农园”,是中国社区支持农业和可持续农业的重要推动者。

在美国“洋插队”

本书一共分为36篇,以作者在美务农为主线,介绍了去美国务农的背景,初到农场的不适应,与农场经理的思想冲突,亲身学习种植技术,参与蔬菜配送,深入社区生活…… 同时也介绍了作者关于有机农业和有机食品的一些思考和建议。

提及美国的农场,我们的第一印象通常是这种大规模、机械化的生产方式。

然而,2008年石嫣去实习的地升农场(Earthrise Farm)却是一个以人工耕作为主的农场。并在农场与消费者之间建立直销、互信、友好的关系,以份额会员制进行销售。这种方式不仅让生产者有了稳定的市场保障,让消费者吃到健康的食物,同时也促进了社区的活力。

在地升农场,蔬菜是自己种植的,肉类和牛奶由附近散养牲口的农户提供,面包用自己种植的小麦磨成粉制作,鸡蛋是农场散养的母鸡所产,咖啡是公平贸易的咖啡(确保农户不受盘剥,价格比普通咖啡高),草莓酱、酸奶、比萨都是自己做的。

一般都认为美国人生活很奢侈很浪费,其实并非如此,很多美国人对自己要求很严,他们勤勉而简朴。中国人其实也是一样,只不过在经济快速发展和城市化不断推进的过程中,遗失了一些东西。

在参加劳作的时候,每位社区会员都能亲身经历作物从一颗种子成长为果实的变化,只吃当季作物他们,宁可食用罐头也不能去吃来路不明的反季节蔬菜。因为反季节蔬菜违背了生长规律,而且增加了消费成本和资源消耗。

给份额成员的份额运送每周一次,所有箱子器皿都循环使用。

农场的所有动物都和人非常亲近。书中有一段描述:在农场中,我最喜欢的一项工作就是去捡鸡蛋。每天我们大概都能有120多个鸡蛋。那些母鸡们都很可爱,有一些老母鸡很熟悉我们要去“偷”它们的鸡蛋了。当我的手伸到笼子里时,它们竟然由卧着变成站立,等我拿走鸡蛋后,它们就卧下了……

在以社区为单位的群体,会定期组织一些活动,在参加劳动的时候大家轮流展示厨艺,根据不同季节组织不同文体活动,组建起一个有共同爱好的社交团体。

繁忙的农场工作之余,“泥胶鞋乐队”在准备镇上举行的游行活动。他们是一群农民,他们热爱他们的职业,热爱着生活,热爱着音乐。

什么是社区支持农业

社区支持农业(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简称 CSA。在解释社区支持农业的概念之前,需要先理解“社区”的概念。说到社区,我们往往想到的是一个小区或者街道这种由地理空间分隔出来的一块区域。但其实这是片面的,因为对于一个社区来说,最重要的不是地理位置,而是人本身。

用石嫣的话来讲,就是“社区其实也是一种共同体,社区成员有着很多生活交叉,并且以此形成了一个闭合的网状结构,社区也可以是有相同价值观的一个群体的组合。”

所以一个理想的社区,应该是由一群拥有相同价值观的人组成的,每一个人都能在社区里找到自己的角色,社区也会帮助每一个人释放自己的能量。

那么,下一个问题——社区要支持什么样的农业?

  • 首先,它是生态、健康、公平的有机农业;
  • 其次,它是本地化的、新鲜的。

这也正是有机农业所遵循的四个原则:健康、生态、关爱、公平。

其实 CSA 并没有一个固定的定义,每一个人所实践的 CSA 模式就是在给这个 CSA 的很多可能提供一种可能性。而每一个所从事的这个 CSA 模式正是对这个 CSA 的定义。比如依靠无农药无化肥的生产方式,和更直接的市场流通,使农业能够实现真正的可持续发展。

总的来说,CSA 需要实现三个目标:

  • 城里居民能吃上健康、有机的食物;
  • 乡村里的农民能靠农业活下去;
  • 大自然不再被高污染农业排放破坏。

社区(Community)的概念

社区其实也是一种共同体,社区成员有着很多生活交叉,并且以此形成了一个闭合的网状结构,社区也可以是有相同价值观的一个群体的组合。

我第一次认真思考“社区”这个词,是在2018年参加零废弃联盟组织的“社区垃圾分类技能培训”的时候。受限于当时的认知,我以为社区就是一个小区或者街道这种由地理空间分隔出来的一块区域。但是在我了解了一些案例之后,我突然发现——对于一个社区来说,最重要的不是地理位置,而是人本身。社区是由一群拥有相同价值观的人组成的,每一个人都能在社区里找到自己的角色,社区也会帮助每一个人释放自己的能量。

因此“社区”不再受限于地理空间,比如 GitHub 就是一个富含极客精神的社区,虽然大家在不同国家不同城市,虽然大家素未谋面,但这并不妨碍它成为帮助大家释放创造力的社区。这一点,与 CSA(社区支持农业)的“社区”是一样的。

中国的 CSA

本书的最后几篇中透露了石嫣计划回国后进行 CSA 项目本地化的一些思考,正如石嫣所说,她去美国取经,取回来的是一本中国的经。在石嫣翻译的另一本书《四千年农夫》中可以找到更详细的答案。

2019年底,在肇庆乡村振兴学院举办了第十一届社会生态农业CSA大会,800多名国内外的政府官员、高校学者、业内行家、基层干部、CSA农场主、合作社带头人、返乡青年、乡村创业者齐聚一堂,共同探讨生态文明建设。

除了“有机农业”,常常还听到其他一些说法,比如“自然农业、永续农业、自然农法、生物动力农业”等。其实它们更多是不同的定义,但讲的都是一个道理——我们要吃健康的食物同时还要让这种健康可持续。具体选择哪种方式,则需要因地、因时、因势制宜。

希望在不久将来,农民成为一个令人骄傲的职业!

共同的背景:对生态环境日益恶化的关注和反思。

真实的成本

由于有机产品的价格比普通产品高出不少,同时市场上还存在一些伪有机产品,这使得选择有机产品的人群仍是少数。如果你问为什么有机产品要卖那么贵?也许你应该问为什么普通产品卖得那么便宜?

我们实际上现有购买的食物价格不是它真正的价格,我们要测算它真实的成本然后测算它的规模,它的规模可能不是单体农场的规模,可能是一个组织的规模,有形成组织的规模,也是一直在推导的农民的组织化规模。因为我们现在吃到的很多食物,后端还要去治理这些污染,包括种植或者养殖带来的环境问题等等,这部分并非由消费者直接支付,而是通过补贴等手段去治理这些污染。

出乎很多人的意料,水土污染里最大的一个来源其实是农业污染。因农药化肥的大量使用、畜禽养殖业废弃物排放造成的污染,已成为中国面源污染的第一大污染源,远超工业源、生活源污染。

美国农业的高度规模化、产业化和机械化,一直被认为是农业现代化的典范,然而在工业化进程中,这种耕作方式带来了巨大的环境污染和食品安全问题。近三十年来,因为追求产量,忽略了对生态环境的影响,中国农业的可持续发展和食品安全,同样面临巨大压力。

农业不仅是生产和经济基础,农业还是文化,是中华民族五千年生生不息的灵魂,是传承和延续中华文明的重要载体。

美国农业的高度规模化、产业化和机械化,一直被认为是农业现代化的典范,然而在工业化进程中,这种耕作方式带来了巨大的环境污染和食品安全问题,因此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发展生态农业的社区支持农业农场,就开始逐渐兴起。

这二三十年来,农业出了很大问题。长期以来,中国农业高度集约化的生产方式,因为追求产量,忽略了对生态环境的影响,中国农业的可持续发展和食品安全,同样面临巨大压力。结束美国实习,石嫣便开始在中国尝试发展社区支持农业模式,试图通过消费者的参与,支持农民的健康生产来发展生态农业,解决食品安全和土壤污染问题。

最后,我想以书中的一段话作为结尾~

活着要懂得知足常乐

追求高雅但不奢华的生活

面对时尚

也能保持一种得体的优雅

做一个有价值的人

但不要过于在乎名望

做一个富有的人

但不要成为金钱的奴隶

努力地学习

静静地思考

轻声地说话

真诚地做人

敞开心扉去聆听

星星的话语

鸟儿的歌唱

小孩的呢喃

还有圣人的教诲

面带微笑地接受一切

勇往直前地做自己想做的一切

心平气和地等待着机会的到来

总之

不要让自己的精神过于空虚和无聊

而是让自己和普通人一样地成长

这就是我的人生乐章